上善若水君

努力更新的作者

女尊·情难
女主:钟离黄
男主:钟离默
其他出场人物:钟离觅、钟离紫

三兄弟日常(一)

三个短篇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取名篇

三兄弟从试炼场出来之后,面临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取名字。

老大是山林里生活的野人,说话都是刚刚才学的,本就没有名字。

老二的名字是应怜,他最恨的女人给他取得,他憎恶这个名字,自然要改个名字。

老三的名字是他师父取得,叫做药奴,他师父是个疯子,把他生生地炼成了药人,他自然也不愿要这个名字。

既然这样,三兄弟索性就一起取名。

大哥:寻我...我...叫...寻我...

二哥:大哥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?

大哥:...寻找...我...过去...

二哥:那我顺着大哥,叫离我吧。希望那些我讨厌的人和事都能远离我。

三弟笑着说:那我就叫弃我,我所有的亲人都抛弃了我,这回希望我自己也能抛弃自己。

大哥打了三弟的头。

三弟揉着脑袋:大哥,你为什么打我?

大哥:这个...名...字...不好,我...不会...弃...你...离我...也...不会...不要...笑...

三弟的笑容越来越大,笑着笑着就哭了。

他又哭又笑地说:那我叫释我吧,释放自我,大哥觉得这个怎么样?

大哥点点头。

就这样,三兄弟有了新的名字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喝酒篇

这一天,三弟抱回来好几坛竹叶青。

大哥从没喝过酒,有些好奇。

在二哥从前的经历中,酒总是代表着不好的事,所以他不喜欢喝酒。

三弟的体质特殊,身体偏阴寒,导致他很爱喝酒。

三弟:今天咱们三兄弟痛痛快快喝一场。

大哥:酒...好喝...吗?

二哥:大哥不要和他学坏了,酒可不是好东西。

三弟:二哥你也太古板了,酒可是很好喝的,大哥来尝尝。

大哥一杯就醉了。

二哥和三弟面面相觑。

大哥醉了以后喜欢抱着别人,他一把就抱住了坐在旁边的二哥。

二哥的脸红了。

三弟在旁边幸灾乐祸,大笑着喝了好几杯酒。

三弟拿着酒杯喂到大哥嘴边:大哥再来一杯。

二哥恶狠狠地瞪着三弟。

大哥乖乖地喝了,抱得更紧了,二哥的脸更红了,三弟的笑声更大了。

三弟的笑声戛然而止,因为大哥放开了二哥,他被抱住了。

二哥笑眯眯地看着他,他无奈地看着大哥。

转天,大哥醒了之后头很痛,他表示喝了酒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,问他们两个昨天发生了什么。

二哥三弟一起摇头,说昨天什么都没发生,大哥喝了酒之后就睡着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做饭篇

大哥以前生活在山林里,不懂怎么做饭,只能吃生肉。

自打出了试炼场,吃了第一顿煮熟的饭菜之后,便对吃饭这件事情有独钟。

出于一些不可说的原因,知道了大哥这个爱好之后,二哥便摩拳擦掌开始学做饭。

三弟做的一手好饭,香的能把人的舌头吞掉了。

二哥特意找三弟要了他做菜的菜谱,晚上偷偷地在厨房里练习。

连着练了好几天,终于做的像样了些。

他才端着自己做的菜给大哥吃。

三弟好奇地吃了一口,立刻跑到旁边大吐特吐。

边吐边说:这是他这辈子吃的最难吃的东西了。

二哥不相信,自己吃了一口,也跑到旁边吐了。

大哥还在吃,二哥让他不要吃了。

大哥说:这是...你...做的,我吃...

大哥把所有的菜都吃完了。

自那之后,二哥再也没做过饭,他不是怕自己的厨艺不好,而是怕大哥还会把他的黑暗料理吃光。

为了大哥的身体,也只好放弃了做饭这条路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未完待续

新坑占位,三兄弟日常。
以下是三兄弟,分别是寻我、离我、释我。

【原创bg】羡鱼

新作试水,女尊,男强女强。

出场人物:慕瑜,慕恒。

这段是结局,慕瑜失忆,二人相见不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她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
想着自家女儿看到自己给她买的礼物时可能会表现出的惊喜,她开始希望能快点回到家中。

她和表哥成亲之后,次年便得了一女,爱若珍宝,取名掌珠,是为掌上明珠之意。

今日是掌珠五岁生辰,她一早便想好了要给她的生辰礼,今日她早早出门就是为了去取来。

下意识地哼着小曲,她快步在回家的路上。

一个红衣男子与她擦肩而过。

她猛然停住,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回走,两三步便走到红衣男子身前。

一身红衣衬得他的皮肤比上好的白玉还有白,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着,一双精致的桃花眼波光潋滟,勾人心魄。

她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,一颗心险险要跳出来“.....我们是不是见过.....”

红衣男子的眼神出奇的冷漠,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“从未。”

这两个字在她耳边炸开,像是万千根刺一同扎入她的心,每呼吸一次,便要痛上一分。

红衣男子飘然离去。

她痴痴地站在原地,看着他离去的身影,越来越远,最后消失不见。

她的心像是被生生地挖出来一块,她感觉自己好像失去了一些重要的东西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【原创bg】羡鱼

新作试水,女尊,男强女强。

出场人物:慕瑜,慕恒。

这段是慕瑜的梦境,二人的过去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她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还是她十四岁那年,那天她第一次杀人,半夜被噩梦惊醒。

想到满地的鲜血和那人涣散的瞳孔,她吓得不敢自己一个人待着,顾不得穿上鞋,光着脚跑到了慕恒的房间。

她敲了敲门“阿桓哥哥...”


很快门就被打开了,慕恒只着了件白色中衣,漆黑如墨的长发披散着,映着清冷的月光,像误入人间的仙人一般。

她猛然扑入他的怀中,声音微微颤抖“...阿桓哥哥...”

他有些惊讶,却还是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,轻声道“小鱼儿这是怎么了?”

“...我怕...”


她把脸埋入慕恒的怀里不肯出来,身体不住地战栗,两只手臂紧紧地环住他的腰,像是要从他的身上汲取力量。


“...那个人...还在看着我...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...她在死死地盯着我...我怕...”


慕恒的脸上出现了一抹怜悯,他的声音比刚刚更加温柔“莫怕,那人已经死了,她不会再出现了。”


可她还是能想象到那个人的样子。


她的胸口像是压了块石头,堵的她难受。


“...到处都是血...鲜红鲜红的.....”


他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,安慰道“没事的,第一次杀人总会这样。”


她好奇地抬起头来看他“阿桓哥哥也是吗?”


他的表情说不出的平静“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心安理得的杀人.....这是人之常情,杀的人多了就好了。”


“我还是怕...我自己一个人害怕,今晚我想和阿桓哥哥睡。”


没有任何犹豫,他柔声答应。


他动作轻柔地把她抱到床上,给她唱着自小他便唱给她的歌。


她以为自己还会梦到那个被她杀死的人。

奇异的是,她彻夜好眠,像是还未出生时在母亲的子宫里,舒适而安详。


那时她想,她要永远永远和阿桓哥哥在一起,只要一想到身边有他,便能从心里沁出一抹甜来。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曾经的两个人,物是人非的现在。



【原创bg】羡鱼

小说试水,女尊,男强女强。

出场人物:慕瑜,慕恒。

小说截取片段,慕瑜终于见到了慕恒。

慕瑜痴心一片,慕恒无动于衷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凉亭内

她贪婪地看着他,她已然很久没看到他的样子了。

他的发,他的眉,他的眼,他的唇,他的手.....

露在外面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那样迷人,那样让人疯狂。

对她近乎狂热的目光没有任何反应,他看向亭外翠绿的竹林。

她在看他,他在看竹林。

无声的寂静弥漫在凉亭中,两人的姿势恍若能持续到海枯石烂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开口说道“手怎么伤了?”

目光仍然没有转向她,口中却在询问她的伤。

她心中一喜,道“不小心碰到的,不碍事。”

他从袖中拿出一个玉瓶放到桌上,他的手竟是比那白玉做的瓶子还要白上几分。

“这药对治疗伤口有奇效,你拿去用吧。”

他的声音冷漠,却让她的心陡然变得火热。

他这是在关心她吗?

身体因为强行控制着巨大的惊喜而抖动,口中却忍不住唤道“阿桓哥哥.....”

他的目光变得更冷,冷的要结成冰。

“白虎长使,莫要再这般唤我。”

她呼吸一滞,又强行撑起笑脸,自怀中拿出那块玉鱼吊坠。

“阿桓哥哥,你看这块玉坠已经修好了。”

他看着玉坠一怔。

她继续说道“这是我十六岁生日时你送给我的,我一直喜欢的紧,每每都是贴身戴着的,.....碎的那样厉害我还担心修不好了,没想到这次遇到了位大师,把它修的和原来一模一样.....”

许久未和他说过话了,这样细细地诉说着,让她想到了两人从前的样子,她的表情变得愈发柔和,眼中含着脉脉温情。

她每多说一句,他的脸色就难看一分。

他绝情地打断了她的话“玉坠修复好了又如何,人的感情再也无法回到从前了。”

他的声音很冷,他的眼神比他的声音还要冷。

看着他的眼神,她像是坠入了冰窖里,从心里一直冷到身上,整个人都冻僵了。





【原创bg】羡鱼

新作试水,女尊,男强女强。

出场人物:慕鱼,阿七,慕恒。

圣使>长使,所以男主的身份是高于女主的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回到鬼宗做的第一件事,便是打水沐浴。

人总是要沐浴的,虽然她刚刚才洗过一次。

想到沐浴之后要做的事,她洗的格外虔诚,务求自己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干干净净。

沐浴后,她用刚买来的胭脂水粉妆扮自己,换上了一套海棠色的衣裙。

仔细照了照镜子,确认自己的妆容衣着完美无缺,她走出了房间。

她来到了与白虎阁相邻的朱雀阁。

正巧在朱雀阁侍奉的阿七看见了她。

阿七:“见过白虎长使。”

慕瑜:“慕瑜求见朱雀圣使。”

阿七:“慕长使稍候,阿七去通报主人。”

阿七进去之后,她的心里有些忐忑有些期待,阿七出来之后,她的一颗心又跌落谷底。

阿七:“主人身体不适,不能相见,慕长使请回吧。”

慕瑜:“你不必管我,我在这等。”

阿七没有劝她,他知道他根本劝不动她。

她在外面等了一夜,朱雀阁的灯亮了一夜。

直到阳光直射到她的脸上,她才意识到已经是白天了。

她该离开了。

最后再看了一眼朱雀阁,深深地,像是要把它刻在脑子里。

她走了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朱雀阁里

宛若上好的白玉精心雕琢而成的手捏碎了手中的杯子,瓷片落到地上,那只手却安然无恙。

“主人.....”

虽然知道主人不会受伤,但是阿七还是有些紧张。

那人开口,像是在自言自语――

“她走了.....”

脸上的神情犹如亘古不化的冰川,没有一丝波澜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回到房间,她看着铜镜中的自己。

寡淡至极的脸。

怪不得他不愿见她。

右手狠狠砸向铜镜――不带丝毫内力,铜镜裂开,右手鲜血淋漓。

在b站看润玉cut的时候,看到了一条评论,深得我心,复制过来给大家看看。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在我看来,月老和旭凤都是既得利益助纣为虐之徒,自己吃香喝辣装圣母白莲花还指责受害者何不食肉糜,太过low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看到润玉给天帝下药脱力两小时的时候,月下仙人说的话“我早知你心机深沉,却没想到你如此狠毒――”
他又没给天帝下毒好吗?我觉得你才有问题好吗?同样是你的侄子,为什么偏心到这种地步?
他刚出场的时候还是很喜欢他的,但是越看越觉得他可恶。

【短篇】苏问荆x江忘忧(1)

青云门是当今最大的修仙门派,正道魁首。

青云门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龙门,一跃便能化身成龙翱翔九天。

苏问荆就是幸运跳进龙门的人之一,不过他进的不是普通的龙门,而是大竹峰清净长老的龙门。

清净长老其人,和清净二字完全没什么关系,什么事都要争着做第一,十分虚荣,小肚鸡肠,心就像绣花针那么细,容不得别人说他半点不好。

苏问荆的根骨很好,是个修炼的好苗子,性子也沉稳,做什么事都是一副认真的样子。在他拜入大竹峰之后,不少长老都扼腕不已。

按理来说,得到这么一个好弟子,身为师父,应该好好教导吧。可清净长老偏偏不这样做,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。不仅不教苏问荆任何法术,总是纵容弟子欺辱他,那些弟子们还把自己的杂事都交给他来做。

这些其他长老和弟子都听说了,但是清净长老是前代掌门的儿子,现任掌门的师弟,大家都不愿得罪他,只能是听之任之了。

可怜苏问荆今年才十六岁,每天有干不完的杂事,吃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,个子瘦瘦小小的,看着不像十六岁,倒像是十三四岁的半大孩子。

这日,苏问荆在地里种仙草。这本来是大竹峰每个弟子都必须种的,每人每月至少要上交百斤仙草,但他种的不是一个人的量,而是八个人的量。也就是说,他一个月内要种八百斤的仙草,这对他而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苏问荆很累,可他不能停下来。

如果他交不了了八百斤仙草的话,等待他的不仅是师兄弟们的一顿毒打,还有清净长老那变态的恶趣味。

每一次他都会异常痛苦,蚀骨灼心、剥皮抽骨之痛也不过如此了。

想到这里,他不禁打了个冷颤。

他怕清净长老,真的怕,怕到他每次见到他身体就会不受控制的发抖。

可是他不能离开这里,为了变强,无论什么样的痛苦他都能忍受。

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清亮的声音――

“你在干什么?”

苏问荆抬头一看,是一个身着弟子服的少年,圆圆的杏眼睁的大大的,笑意盈盈地看着他。

他是谁?难道也是来欺负他的吗?

苏问荆不说话,一脸木然地接着种仙草。

对于他们这些人,他的应对方法就是不要有任何反应。有时候,反应越大,他们就会越兴奋,就会越疯狂。

苏问荆低头,目不斜视,专注地盯着仙草,像是在盯着什么灵丹妙药。

“这个仙草对你很重要吗?”

他看不见少年的样子,自然也不知道他是用什么表情说出这句话的。只觉得他无聊的很,仙草对大竹峰每个弟子都很重要啊。

“你为什么不说话呢?”

苏问荆始终不说话,专心致志地种仙草,果然过了一会儿就听不到那少年的声音了。

应该是不耐烦了,已经离开了吧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完成今天的任务,两只胳膊早已又酸又累,像是不是自己的似的,腿也麻木了。

他陡然站起身来,身子不受控制摇晃,向前倒去。

手臂却猛然被一只温热的手抓住,将他稳稳地扶住了。

竟是那少年,他居然没走,一直在旁边看着。

少年的年纪看着和他差不多的样子,脸上还带着些婴儿肥,比他圆润一些,嘴角总是上扬着,眉眼弯弯的,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。

他有些惊讶,脱口而出道“你怎么还在这儿?”

说完就后悔了,想要捂住自己的嘴。

少年甜笑道“我在等你啊。”

他默默重复他说的话“等我...?”

少年道“对啊,你会做饭吗?”

苏问荆小声说“会...”

少年一副惊喜的样子“真的?太好了!你跟我来。”

说着就拉着他的手一起走了。

不知为什么,也许是少年的笑容太过纯粹,也许是太久都没有人给过他好脸色了,他没有反抗,乖乖地被他拉走了。

他居然拉着他走到了通天峰凌霄阁,掌门处理公事的地方。

凌霄阁里有一个年轻人,穿着杏黄色的衣裳,通身的气度让人折服。

看他的年纪不像是掌门,能够在凌霄阁里处理事务,难道是掌门大弟子陆英?

就听得那少年欢快地声音“大师兄,大师兄我找到了。”

果然是掌门大弟子。

即使苏问荆进大竹峰这段时间都没怎么接触过外界,也知道掌门大弟子陆英,据说他能力超群,掌门有意让他接任下一代掌教。

那这个少年的身份也已经非常明显了,能随意进出凌霄阁,如此亲密地称呼陆英为大师兄,他应该就是掌门的另一个弟子江无忧。

陆英含笑看着江忘忧,语气里带着宠溺。

“怎么快就找到了?”

江忘忧指着苏问荆,道“大师兄,我要他。”

嗯?这话是什么意思?苏问荆有些不明所以。

陆英看向他时,眉头一皱。

“你怎么找了他呢?他有些麻烦...”

江忘忧放开了苏问荆,跑到陆英身旁,撒娇道“大师兄,我觉得他很好,你就答应我吧。”

陆英一副无奈的样子,点了点头“好吧,不过只此一次。”

江忘忧的眼睛都亮了,开心道“谢谢师兄。”

接着他又跑来对苏问荆说“太好了,你能和我们一起走了。”

苏问荆一头雾水,没搞清楚究竟是什么事。

“走?去哪?”

江忘忧一字一顿地说“去.历.练。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他好久都没吃这么饱过了。

江忘忧给他端了一碗汤。

“别吃那么快,小心噎到。”

他端起汤来两三口就喝完了,舒服地叹了口气。

“吃饱了吗?没吃饱还有哦。”

刚刚在凌霄殿里,江忘忧刚刚说完要去历练,他还没来得及问,就听见自己的肚子咕噜噜地叫了起来,臊的他满脸通红。

江忘忧却没有笑话他的意思,反而说他也饿了,还带他到掌门专用的小厨房里吃东西。

苏问荆沉吟了片刻,开口道“我什么都不会,师父从来都没教过我。”

虽然嘴里这么说着,可他放在下面的手紧紧握成了拳。

江忘忧点点头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“我知道啊。”

“师父不会同意我和你们出去的。”

“没关系,大师兄会搞定他的。”

“去历练我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“你会做饭就行,至于修行...”

说着他拿出一本书,放到了苏问荆面前。

“这个你拿去练吧。”

书的封面上有六个大字“青云初级功法”,看到书名时他的瞳孔猛然收缩。

这个就是他一直想要拥有,清净长老却怎么都不愿给他的青云门初级入门功法。

他的声音有些发颤“这是...给我的...?”

江忘忧浅笑着说道“对啊,它现在已经是你的了。”

苏问荆的手颤抖却坚定地拿起那本书,他忽然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他觉得这就是自己命运转折的地方了。

但是他还有一个问题。

“为什么是我?宗门里那么多弟子,你为什么选了我?”

江忘忧眨了眨眼,看着他说道“我也不知道啊,可能是命运吧。”

命运...吗?

他说不出话来,默默地低头。

只听叮的一声,他面前出现了一个玉质温润的玉瓶。

江忘忧道“这个给你,伤口不要放着,要上药才能好。”

他居然看出了自己身上有伤?还给他治伤的药?

自从他到了青云门还没有一个人这么关心过他,想到这里他不禁眼眶微红。

“江忘忧,谢谢你。”

江忘忧甜甜笑道“没关系的,阿荆。”

他叫他什么?.....阿荆?